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在姑妈的车上
在姑妈的车上

在姑妈的车上

这是一个月朗风清的夜晚。

帝都中心的那幢最好的建筑物正灯火通明,如同散落在这人世间的一颗巨大的夜明珠,上面缀满了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

大门前闪烁着各种闪光灯,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铺着条厚厚的大红色地毯。

放眼望去,从门口缓缓地踏出一只纤细白嫩的脚,皮肤洁白胜雪,细腻得看不见一点毛孔。

指甲上涂了鲜艳的红色甲油,在明亮的灯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更像是颗颗散落在纯白雪地之上的红色宝石,散发着无上高贵冷艳的强大气场。

往上看去,是一条裹肉色丝袜的紧致美腿,黑色的紧身包臀裙之下是一段凹凸有致的惹火身材,两瓣臀肉十分饱满,让人看着忍不住就会产生一股急切地想要上去揉一把的冲动。

而另外一边,是另外一个女人,穿着件乳白色的连衣裙,裙子下摆闪烁着若有若无的风光,小巧的脚上蹬着一双银色的高跟鞋,褐色的长发整齐地在脑后束成了一个发髻,整个人看上去落落大方,恬澹而动人,宛如一枝纯净的百合。

两个如此美若天仙的女子中间,走着一个个头稍微低了一点的年轻男人,眉眼却格外伶俐,彷佛眼底沉着星辰大海。

我慢慢地从流光溢彩的台阶上走了下来,左右手边各是一个相貌和气质都是万里挑一的女人,这种光环围绕的感觉让我心里很是得意并且满足。

黑衣的女人正是张语绮,她挑了一下眉毛看着我:「今天的宴会很成功,希望你的同事们也能玩的尽兴。

」我轻轻笑了一声,不动声色地任凭她的手臂灵活地缠绕在我胳膊上:「放心,妈妈举办的这么好,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张语绮垂了一下头,喉咙里逸出一声闷哼,唇角却是止不住地一直上扬着:「你高兴就好,我本来还想着你升职了,这么大一件喜事应该抽个时间来专程庆祝一下才对,我还怕你不满意来着。

」陈嘉倩扫了他们二人一眼,瞧着张语绮亲昵地攀着陈海凌的手臂,心里有些不好受,但眼角余光扫见了周围的一些隐藏在角落里的闪光灯之后,出于基本的社交礼仪和面子,还是没有腆着脸凑过去,而是选择了矜持地捏着手包慢慢下台阶,姿态十分优雅,在心里略略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装作不经意道:「是啊,凌凌,你刚升了职,不过最近这事业一路上坡,难免惹得有些人会在背后非议些什么,最近在单位有人找你麻烦吗?」我转过头深情地看着她:「怎么会呢,也不看看我身边是什么样的两个女人,哪有人敢惹我呢,简直都要被人当成黑社会了,哎,有时候很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陈嘉倩听出他这话是再明显不过的调笑,可不知怎的,心里却并不反感,反而因为这种来自陈海凌的特别的关注而暗暗地欢喜起来。

不过她还是没有言语什么,只勾起唇角得体地笑了一下,然后仍晃着身子往停车的地方走。

过了一会儿,我们三人就走到了车子旁边。

我上前了一步准备去拉车门,却被陈嘉倩给拦住了:「哎,刚才语绮喝的稍微多了点,你别开车了,在后面照顾她吧。

」我勉强地提起个笑脸来:「我来开车,你照顾她不也一样吗?」陈嘉倩嗔怪地看了自己这个大侄子一眼,揶揄道:「刚刚你不是也喝酒了,别开车了,万一今晚被扣下来就麻烦了。

」说完,还往后座别了个眼神,之后勾了勾唇角就没再多说什么了,径自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

我看不懂她这是想干什么,不过也没多想,然后和张语绮一起坐进了后座里。

陈嘉倩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那依偎在一起的男女,眸色黯澹了一下,嘴唇轻轻抿成一条直线,脚下动作很冷静地踩了一下油门,黑色的轿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朝着前方射了出去。

妈妈刚才是在酒局中喝了不少,可是截止到上车之前她都还表现得很正常,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行为举止,都完全符合她平常的人设,可这才刚上车不过几分钟,她整个人窝在柔软的真皮座椅里面看着我,原本通透深沉的眸子里慢慢地弥漫出一股子明显的血色来,彷佛是酒醉之后的微醺,话语也一点点地模煳起来,开始有些神志不清了。

我把窗户稍微摇下来了一些,外面夜晚的凉风顺着窗户缝爬了进来,在我面上轻轻吹拂着,也吹起了妈妈那微微有些蜷曲的长发,她轻轻张了张嘴唇,便有些酒的味道从她唇齿之间随着闷哼声溢了出来,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悄无声息地钻进我的气息里,将我那股原本隐藏在身体最深处的酒意也给勾了起来。

妈妈的手不老实地慢慢爬上我的胸膛,头发散乱着开来,在微风的吹拂之下更显现出一股成熟妩媚的动人的性感味道来,且手指灵活地开始要解我的衬衫扣子,整个身子像水蛇一样灵活地在我胸膛的位置游走,喉咙里逸出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小声呻吟。

我往前面瞥了一眼,只能看见姑妈绾得很精致得体的发型和一点纤细白嫩的脖颈。

我默默地松下一口气,然后就要把妈妈的手从身上拿下去。

就在这时候,原本一直安静地开车的姑妈却突然开了口:「你把窗户关上吧,冷风吹一会儿的话会感冒的。

」说着,自己按了一下车前面的按键,我瘫软在座位上,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点缝隙又重新被车窗给填充上了。

我眼神恍惚地看着后视镜,感觉自己的酒意也开始一点点地侵蚀大脑,神志逐渐模煳了起来。

姑妈接着说道:「今天喝了这么多酒啊,等会回去得煮点姜汤给你们俩了,真是的,刚刚怎么拦都拦不住呢?」我轻笑了一声,大着舌头含含煳煳地说道:「高兴嘛!你们的慈善基金一成立,对我们陈家的生意大有好处,我、我在警局才干了三四年,就有了今天这个成就,还坐上了这样的位子,可不是得好好地庆祝一下?喝点小酒没什么的,就不要再说这些了。

」姑妈状作不经意地往后视镜上瞄了一眼:「她这是怎么了,你试试她头热不热,别发烧了?」我含含煳煳地闷哼了一声算是回应,自己的头还晕着,就不知不觉地伸手去往她额头上探过去。

我握枪握笔这几年,手心里磨出了一些薄薄的茧子,粗砺的皮肤触碰到张语绮细嫩的皮肉的时候,她的体温朝着我这边传过来了一点,只很轻微的一点点而已,却让我整个身子都颤动了一下。

这种感觉,许久都未曾出现过了,彷佛是有一些微风,在我的骨头表面轻倩地掠过,惹得我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来,荷尔蒙从其中迅速地流窜出来,将我整个人温柔地包裹在其中了。

妈妈被我碰了一下,禁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娇喘,原本就十分躁动不安的手此时更是按捺不住地在我身上开始肆无忌惮地游走,手指灵活地解开我的衬衫扣子,然后指尖就触碰到了我的胸膛。

我整个人一震,似乎有一股电流从我周身穿过,直直的往脑门窜过去。

我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咬了咬牙,几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要往她呼之欲出的胸口伸手的瞬间,陈嘉倩突然又说了话:「怎么样了?」我被她这一句话惊了一下,恍然回过神来,方才面红耳赤地说道:「还、还好。

」姑妈轻轻笑了一声之后就没有再说话,汽车在平直的公路上缓慢却平稳地运行着。

渐渐地,妈妈的手已经按捺不住了,她攀着我的肩膀,胳膊放在我胸口的乳头位置来回磨蹭着,不一会儿,那小小的粉红就肿胀了起来,但是这还不是关键,让我觉得最难受的还是身下的某处,那根原本疲软着的肉棒此时已经充血肿胀,在紧绷绷的修身长裤的束缚之下很难受,顶端在那略略有些粗糙的布料上摩擦着,让我有些难受,我咬了咬牙,也顾不得那许多,直接托住了张语绮的腰,手臂一用力,把她整个人拉到了我身上,手捧着她的两瓣圆润饱满的臀肉,用力揉搓了几下,把脸埋在她深深的胸线里面,两个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妈妈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看我,红唇微张,梨花带雨的模样,一副妩媚既妖娆的形容。

我只看了她这么一眼,就无论如何也受不住了,直接按住她的脑袋,舌头长驱直入,一路往她喉咙里面钻过去,贪婪而用力地吸取着她口中的甜美。

妈妈被我这么一弄,手指也肆无忌惮起来,手指轻轻揉捏着我的乳头揉搓起来,弄得我浑身一阵一阵发痒,体温也迅速地高涨起来。

我的皮肉紧紧地贴着她的,她的身体所独有的那股香气也迅速而汹涌地钻进我的鼻孔,气息之间一时间全是清甜的味道。

饱满而浓郁,滋味诱人。

我忍不住开始手往她裙底探过去,隔着薄薄的一层蕾丝内裤抚摸着她阴户外的柔软,我才刚触碰到她,已经感觉到了那处的湿润。

妈妈被我的手指这么的一刺激,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同时主动地把两条修长白嫩的腿分的更开了些,抓着我的胳膊磨蹭着,一副催促我快点进去的模样,喉咙里逸出一阵一阵断断续续的娇喘,整个车子里的气氛开始暧昧起来,充斥着女人的体液味道。

陈嘉倩听着这样的声音,颇有些不太好受,且这心头痒痒的,却无从下手,不知究竟该从何处开始抓挠才对,于是翻了一下眼睛,有些没好气地说道:「你们俩就不能等等到家了再说,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吗。

」我虽听见了她的话,听的也还算真切,可是身体和感官却已经无法拒绝这块已经摆在了面前的鲜嫩多汁的小牛肉,妈妈扭动着身子,大腿来回摩擦,这个场面太过香艳诱人,让我无从拒绝。

我正准备再往她嘴里面探探的时候,张语绮却突然推开了我,继而很快地从我腿上下去了。

我疑惑地看着她,却看见她一屁股坐在了车板上,大腿保持着大大的开叉姿势,抬起嫩藕一样的胳膊在蓬松的长发上揉了揉,然后就迅速地伸手去扒我的裤子拉链,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自然,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灼热的肉棒「腾」的一下弹了出来,正正地打在妈妈的脸上,她却并不恼怒,眸子里噙着满满的欲望,然后就伸手抓住了我的肉棒,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巴,温热柔软的口腔内壁就包裹住了我的鸡巴,我错愕了一下,那处却被紧紧地吸着,丝毫不放松的样子,我一咬牙,额头上青筋根根暴起。

看起来她的情欲已经发展到了顶端,一脸完全不打算掩饰的模样,嘴巴被我的阴茎塞得满满的,腮帮子都鼓起来,嘴唇用力地嘬住我的那处,来来回回地舔舐着,眸子里是一汪清亮亮的水样的诱人,这女人每次想要的时候却都是这般清纯甜美的模样,完全不像以往那样高冷霸气,却别有一番滋味,该死的诱人。

妈妈的小手在也顺势托住了我的两个卵蛋,彷佛想要把它们一起塞进去自己的嘴巴里,鲜艳欲滴的红唇上面沾染了一点我的顶端分泌出来的晶莹液体,看起来让我更加产生了一股想要狠狠地蹂躏她的冲动,于是喉咙里跟着也逸出一声声娇喘来。

陈嘉倩听见从后面传来的声音,感觉心脏「砰砰」跳的欢快,她不用回头去看,也能大概想象出来后面正在上演着怎样香艳动人的一幕。

她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想,可是身体本能的已经开始灼热,双腿之间的那处花心已经开始往外分泌大量蜜液,她轻轻挪动一下屁股,就觉得那些灼热的液体顺着皮肤在往下流,内裤下面的一小片地方布料已经湿透,摩擦在真皮座椅上有一点粗糙。

她有些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妈妈嘴巴灵活的含着我的鸡巴吞吞吐吐,舌头也在那些凸起的青筋上来回的舔舐着,没一会儿工夫,我已经能看到自己紫红色的坚硬外面裹上了一层亮晶晶的外壳液体外壳。

我正享受着这种紧致的包裹,感受着快感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地涌过来,突然,妈妈却把我的阴茎从她嘴里整个吐了出来。

快感就一下子消失不见,我有几分不满地张开眼去看她,她嘴唇之间全是亮晶晶有些浅白色黏液,可能是我不知不觉间分泌出来的吧,粘在她红润的嘴唇上面,红白相衬,让我原本就无从发泄的欲火更加迅速地烧了起来。

我咬了咬牙没再多想,然后抓住她的胳膊,迅速地把她从地上拖了起来,让她整个人坐在我大腿上,然后手就往她裙底探去。

她今天穿的紧身包臀裙,看起来好看,可是现在卡着我的胳膊,让我动作得十分艰难。

精虫上脑,谁还管的了那么多,我皱了一下眉头,手上轻轻用了一点力气,那柔软光滑的布料霎时间就裂开了一条口子,原本被掩盖着的雪白皮肉便一下子

暴露出来,赤裸裸的、没有一丝掩盖的出现在我眼前。

我于是再也按捺不住,毫不犹豫地将那几片单薄的布料撕成碎片扔在了一旁,扶着张语绮的腰,腾出一只手来握住自己那处灼热的坚硬,在她阴道口来回磨蹭着。

妈妈皱了一点眉头,眼波里含着水光正看着我,十根指甲在我袖子上一松一紧地抓着,从喉咙里缓慢地滑出一句话来:「给我…」我等的就是这样,要她求我,要这样优秀的女人像现在这样迫不及待地抓着我说她想要我,这样的感觉如同驾驭了什么足够强大的力量一般,彷佛身处云端,妙不可言。

我于是没在犹豫,抱着她的腰肢狠狠地往下一压,下体便清晰地感觉到进入了一处湿润而紧致的地方,被用力地吸住了。

我感觉头皮一麻,情欲如同脱了缰的野马一般汹涌地往脑门上窜去,我托住张语绮的腰,用力地上下拨弄起来,她的阴户外面已经流了许多淫水,与我的肉棒交融摩擦着,发出了一阵阵淫荡的「噗嗤噗嗤」的声音。

张语绮似乎也是兴奋到了极点,索性把我的手掰开了,自己骑在我身上,像是骑马一样欢快地动作起来,水渍的声音越来越大。

陈嘉倩听着后座上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喘息声和呻吟声,还有肉体碰撞夹杂水渍摩擦的声音,一时间整个车里充斥满了情欲的味道,勾的她心里一阵阵的瘙痒,似乎是有一只小手,从不知名的地方伸了出来,慢慢攥住了她的心脏。

陈嘉倩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正潜滋暗长着,一寸一寸地将她吞噬进去。

这是吃醋吗?可是自己这是在干什么,跟自己的弟媳吃醋吗?不对,既然现在她们俩都已经成了陈海凌的女人,那就是情敌关系了,有些事情自然是不能忍耐的。

思及此,陈嘉倩皱了一下眉头,感觉身下的淫水已经流到了大腿根,花心里面已经产生了极大的渴望,急切地希望着有什么东西能够将其填满,于是脚下一用力,油门被踩到了最低下,整个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唰」的一下就飞了出去。

她等不及了。

我感觉到车子似乎是加速了,因为妈妈骑在我身上使劲的坐了一下,让我的阴茎整个完全塞了进去,卵蛋就在洞口边缘的位置,任凭淫水往上流淌,我低下头看了一眼,我自己那处和妈妈的已经完全交融在了一起,互相紧紧地咬合着,黑色的一团杂乱的毛发上都带了些晶莹的液体丝,银亮亮的闪烁着。

而她的阴道口花瓣已经湿的一塌煳涂,可以想象出来里面的花径也是多么的泥泞不堪了,而这些场景单是想想,就足够让我脸红心跳的不得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她。

她阴道口像一张灵活的小嘴一样,一张一合地吮吸着我的阴茎,将那巨大而灼热的肉棒整个含在其中,思及此,我不由得又想到了刚刚她用嘴巴含住我的大肉棒的淫荡模样,阴茎又硬了几分,在她的花径里面来回顶用着。

张语绮的裙子下摆被我撕碎,上面几乎也已经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胸前的两坨雪白顶端红梅傲然挺立,凸起的小颗粒粒粒分明。

我伸手向下,灼热的手指在她花瓣之间来回抚摸捻弄,她的敏感地带在那,很快地,我就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阴蒂已经充血肿胀成了一个硬硬的小疙瘩,我抬起眼睛看她的脸,一张妩媚动人的脸上此时爬满了旺盛的情欲,整个人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神志,抓着我的肩膀大力地一上一下地动作着,任凭身下的花蕊在我的股掌之间变得泥泞不堪。

我捏住她的肥大的阴蒂用了巧劲一点点地揉搓着,她的花瓣也勐烈地颤抖起来,彷佛一朵在大雨中摇曳的玫瑰。

我托着她的腰用力拉扯着,感受着我的灼热在她内部抽动,周围都被湿润温暖的肉壁用力地包裹着,强大的吸力和紧致的感觉让我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

嗯…啊…」我们两人忍不住同时呻吟出声,她扭着屁股,两瓣圆润饱满的臀肉在空气中一晃一晃的,好像是在我眼睛里开了一朵白莲花。

我用力地抓住那两瓣肉揉搓着,直到那白皙的皮肤上都出现了一条一条的红色印记。

我只看了一眼,下腹一直膨胀着的欲望再也按捺不住,我狠狠地抽插了几下之后,体内酝酿已久的白色浊液一股脑地涌了出来,直接朝着她的花心里面喷去。

被我这么一刺激,张语绮也在瞬间达到了兴奋的极点,阴道内壁的肌肉大力而有节奏地收缩着,大量温热的阴精从她子宫里面喷射出来,两股液体交融在一起,在她阴道里涌动着,将我的肉棒泡在里面。

我头皮麻了一下,马上往后撤了一下腰,把已经疲软下来的阴茎从她的阴道里面抽了出来,那些白色的浊液便一股脑的流了出来,滴落在妈妈的大腿间和裙子上。

妈妈还在性高潮之中没有反应过来,我看了她一眼,感觉车子戛然而止了。

陈嘉倩咬咬牙,从刚才开始,后座上的这两个人就一直旁若无人的,完全都不管顾她的感受,而她心里一下一下的瘙痒着,下体的那处已经泥泞不堪,淫水顺着阴道往外不停地流淌着,她的底裤下面几乎已经完全湿透了。

姑妈没有扭头,径自推开车门下了车,就往大门里面走去,。

我把妈妈的衣服随便遮了一下,用我的外套把她包裹起来,打开车门将她公主抱进了大门。

【完】